書名:《德黑蘭的囚徒》 Prisoner of Tehran

作者:瑪莉娜‧奈梅特 (Marina Nemat)

譯者:郭寶蓮

出版社:商周出版社





德黑蘭是個距離我很遠的地方,不論實際上或精神上,是個偶爾會在地理課本或者報章雜誌看到卻幾乎不認識的地方。

作者經歷了伊朗的政權轉換,小時後的國王政權被革命者認為剝削人民、將全民的財富佔為己有,因此遭神學士政權推翻。

瑪莉娜的初戀男友也加入了這場革命,卻在示威遊行時遭鎮暴部隊槍殺。

革命成功,宗教領政,從此多了許多規定。前政權相關人士不是被殺害便是成為階下囚。瑪莉娜就讀的高中校長換成了一個年僅19歲的革命青年,許多老師也被換成毫無教學經驗的革命青年,這些新老師在課堂上佈道,而非授業。

一天,微積分課堂中,瑪莉娜舉手請老師講授微積分,不要再談不相干的話題,老師說,如果她不滿意請她離開教室。於是瑪莉娜收拾書包離開教室,沒想到其他30多個同學也跟著她走出教室。更沒想到的是,這件事情迅速傳開,成了校園罷課事件。

瑪莉娜和其他兩個同學被推舉為學生代表,和校方交涉。但校長並不接受她們的要求,在罷課事件發生三天後告知學生代表,如果學生們再不回教室上課,將會有軍隊進入校園鎮壓學生。罷課事件遂告一段落。

可是,事情並沒有結束。校長交了一份名單給政府,許多學生遭到逮捕,成了"政治犯",被關到艾文監獄。瑪莉娜也是其中之一,當時她才16歲。

在獄中她被嚴刑拷打,未經審判即被判處死刑。執刑的前一刻,逮捕瑪莉娜的士兵阿里運用家族關係拿到神學士政府領導人何梅尼的特赦令,改判瑪莉娜為無期徒刑。

阿里之所以救瑪莉娜,是因為他愛上她。過了一陣子,阿里向瑪莉娜求婚,並告訴瑪莉娜,如果不願意嫁給他,將會對瑪莉娜的心上人(安德烈)和家人不利。

鑒於情勢,瑪莉娜嫁給了阿里,改信伊斯蘭教(她原本信天主教)。嫁給阿里,看似受到保護,免於牢獄之中的非人道待遇,實際上卻是落入了另一個牢籠─非自願的婚姻。

日子過去,阿里覺得當權者的理念和自己的想法漸行漸遠,決定辭去監獄的工作,卻慘遭昔日同袍的暗殺。阿里的家人信守阿里的遺言,費盡心力營救瑪莉娜出獄。

瑪莉娜出獄後隔了幾年,和安德烈一同移民加拿大展開新生活。



這是個很特殊的經歷,很可怕、很糟糕,一個16歲的少女被當成政治犯,坐了兩年牢,在民主的社會幾乎無法想像。像是台灣的白色恐怖時期,又像是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時期。

作者從她小時後的事情記載到坐牢,用一種彷彿是說著別人故事的方式,記下了當時的陽光、當時的空氣、當時的心情。雖然這本書出版之後,有人攻擊她美化了艾文監獄,通常那兒的女性囚犯都會遭到強暴,且幾乎無法活著離開。但這是屬於她自己的記憶,的確她可能幸運過了頭,執刑前一刻被營救,像是小說一般的情節(就好像電視劇中,砍頭的前一刻出現了一騎快馬,馬上人大喊著:「刀下留人!」),但人生本來就沒個一定不是嗎?

再說,倖存者也有難以承受的痛苦,被營救之後的罪惡感、彷彿背叛了其他獄友的心理折磨,那是一生的煎熬。

作者寫下的可能不是每個人印象中的艾文監獄,但作者把這段歷程記下的勇氣值得欽佩,且如果這本書可以引起更多人關心還在那塊土地上受壓迫的人民,又有何不可?

阿里強逼瑪莉娜結婚,但這會不會是當時唯一可以保護她的方式。

雖然國王政權腐敗,但神學士政權上任亦引起許多不滿。不管是多麼好的理想,得到權力後都可能腐化,或者一廂情願的偏離民心。

雖說新政權中有許多壞人,但不等於伊斯蘭教教徒都是壞人,比方說阿里的父母就是好的典範。我們無法將某一個族群的人都歸類為好人或壞人,其中一定有默默行善的好人,也有偏執的變態。

我不贊同宗教治國,尤其是要求全國人民同一宗教信仰,並且奉行相同戒律的事情。不喜歡有優越感且排斥其他宗教的宗教,也不喜歡不尊重多樣性的宗教。強勢的宗教和暴力沒什麼不同。

是一本簡單看又發人深省的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sx1 的頭像
wsx1

One piece

wsx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