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燦爛千陽》 A Thousand Splendid Suns

作者:卡勒德‧胡賽尼  Khaled Hosseini

譯者:李靜宜

出版社:木馬文化








這本書甫出版就在暢銷書行列,書上清楚寫著 "A Novel by the Bestselling Author of The Kite Runner"

《追風箏的孩子》作者的另一部作品。

如同《追風箏的孩子》,這本書的背景也是阿富汗。

一樣帶著傷感。

只是故事的角色不同了。

從友誼(手足之情)變成了關注於女性在這個社會的地位。


瑪黎安是個私生女,她的母親"娜娜"原先是她的父親"嘉里爾"家中的女傭。

嘉里爾有三個妻子,這個社會並非一夫一妻制,但娜娜懷孕的消息讓家中的妻子們憤怒(主要是身分的問題),娜娜不能進入這個家庭。而娜娜的父親在聽聞這個消息之後,覺得女兒令他蒙羞,毫不遲疑的離開當地。

最後,嘉里爾在城外蓋了間小房子給娜娜和他即將出生的女兒─瑪黎安。

嘉里爾每個星期都會來看瑪黎安,瑪黎安一整個星期最期待的便是這個時刻,雖然娜娜老是潑她冷水。( 「別讓他把你迷昏頭。他背叛了我們,你那個親愛的父親。他把我們掃地出門,把我們趕出他那棟富麗堂皇的大豪宅,好像我們在他眼裡一文不值似的。他還樂得很呢。」 )

瑪黎安堅信總有一天父親會把她帶走,到他的大房子裡,就像他其他的孩子一樣。

在她十五歲生日前夕,她要求嘉里爾帶她到他的電影院去看木偶奇遇記,並且邀請她的兄弟姊妹一同前往。

嘉里爾覺得很為難,但瑪黎安還是很堅持的約定明天見面。娜娜知道這個要求,一開始她罵瑪黎安癡心妄想,後來又說如果瑪黎安離開了她就會死。

瑪黎安心想:「 妳是在害怕阿,娜娜。妳怕我會找到妳未曾擁有過的幸福。妳不想讓我快樂。妳不想讓我過好日子。卑鄙無情的人是妳阿。

隔天,嘉里爾沒有出現。過了半天,瑪黎安決定走到城中,這是她生平第一次,尋找嘉里爾。

她找到了嘉里爾的家,司機卻推說嘉里爾不在家。她堅持地在門口等待,等到天黑。她睡在街上,直到隔天天亮,司機硬是把她抓上車,送她回家。

她明白娜娜說的都是對的,她想著該怎麼對娜娜道歉,但一切都太遲了,在她走到家門口之前,她看到了吊在柳樹上的娜娜。

瑪黎安的童年,虛幻的快樂童年( "快樂"是相對的)在此嘎然終止。



娜娜喪禮過後,嘉里爾才把瑪黎安接到了家中。(悲哀的心想事成)

但在他三名妻子的安排之下,瑪黎安被迫嫁給一個大她近三十歲的鰥夫"拉席德"。瑪黎安希望嘉里爾可以讓她免於這種可怕的命運,但嘉里爾沒有伸出援手。他很歉疚,但他沒有勇氣挽回什麼。

拉席德帶著瑪黎安回到他居住的地方,慢慢顯現他的大男人主義。

瑪黎安懷孕了,拉席德非常開心、非常呵護她。但不久,瑪黎安流產。懷孕又流產的事情上演六次之後,拉席德完全心灰意冷,對瑪黎安不再有任何耐性,暴力和不安蔓延在他們的婚姻當中。


故事的第二條主線展開,拉席德的鄰居生下了一個漂亮個女孩,叫做"萊拉"。這個漂亮又聰明的女孩在成長過程中卻被母親忽略了,因為和她年紀有不小差距的兩個哥哥投入了"聖戰",一場關於他們國家革命與政權的戰爭。母親的心完全用來思念這兩個哥哥。但萊拉的父親很重視她,鼓勵她在學習中努力並且對她懷抱著期許。

除了疼愛她的父親之外,萊拉還有個青梅竹馬的好朋友"塔力格"。

國家越來越紛亂,家園越來越不安寧。萊拉的兩個哥哥在聖戰中死亡,媽媽為此更顯消沉。

局勢動盪不安,塔力格一家決定搬遷到巴基斯坦。萊拉的父親也想搬走,但她母親不願意,不願意離開這個她兒子犧牲生命換來的新政權。

臨別前,塔力格和萊拉互許終生,心靈上和實質上。


塔力格搬走不久後,萊拉的母親終於願意離開。他們開始打包,但收拾家當的過程中,炸彈擊中他們家,萊拉的父親和母親都死了。

萊拉則被拉席德救回家。

拉席德對萊拉很好,家中忽然沒了暴戾之氣,彷彿拉席德一直以來都是個彬彬有禮的紳士。

瑪黎安心裡有個解不開的疙瘩,並不是因為他(拉席德)說的那些話、那些大言不慚的連篇謊話,或處心積慮假裝的感同身受。更不是因為自從他把那女孩從瓦礫堆中挖出來之後,再也沒有動手打過瑪黎安。
而是因為那種惺惺作態。好像演戲一樣。他狡詐又可笑地努力想讓萊拉感動,討她歡心。
瑪黎安頓時領悟,她的猜疑並沒有錯。她陡然一驚,腦袋就像狠狠挨上一記重擊,因為她瞭解了,她所目睹的,就是求愛。


某天出現了一個客人,宣稱塔力格搭乘的逃難車輛遭到攻擊,全車僅有三人生還,塔力格是其中之一。這個人住院期間和塔力格同病房,他說塔力格最後還是沒有活下去。因為塔力格時常談起萊拉,所以這個人決定來通知她這個不幸的消息。

這個消息令萊拉失去的求生意志,但另一個意外讓她決定活下去,她懷孕了。

拉席德隨即向萊拉求婚,並且馬上得到萊拉同意。



萊拉和拉席德結婚,隨後產下一個女兒,艾吉莎。拉席德很不滿意,他想要一個兒子。情緒不好使得他故態復萌,這下他對兩個妻子都一樣不客氣了。

瑪黎安對萊拉很不滿,雖然她不愛拉席德,但還是覺得萊拉介入了她的家庭。更重要的是,拉席德要她像個女僕似的伺候萊拉(雖然萊拉完全沒這個意思)。

直到萊拉生下了女兒,她和瑪黎安的關係才慢慢改善。


神學士政權之下,女性的總總權利被剝奪,比如說不可上學、工作,不可拋頭露面,甚至不可沒有男性陪伴就獨自上街。

萊拉計畫帶著女兒逃走,和瑪黎安一起。然而她們的逃亡計畫失敗,還沒離開這個城市就被警察送回家了。拉席德非常憤怒,差點把她們三人折磨致死。

她們又回到了這個悲慘的家庭。萊拉替拉席德生下一個兒子,薩瑪伊。拉席德非常疼愛這個兒子,這是全家唯一得到他好臉色好脾氣的人。

時局越來越差,拉席德決定把艾吉莎送到孤兒院,因為他養不起(不想養)這麼多人。

萊拉常常偷溜去看艾吉莎,雖然政府規定女性不可獨自上街(拉席德不可能陪她去),雖然她常常被警察痛毆。

某天,她去看艾吉莎時,遇到了她魂牽夢縈的人─塔力格。(很久以前來家中對萊拉宣布塔力格已死亡的客人其實是拉席德設計的)

他們談了塔力格離開後的狀況,對未來開始有了期待。

但他們見面這件事情被拉席德知道了,他的憤怒、萊拉的反抗,幾乎釀成了無可挽回的結果。就在拉席德快要扼死萊拉時,瑪黎安扭轉了整件事。她用鐵鏟殺死了拉席德。

"就在這一刻,她突然想到,這是她畢生第一次決定自己人生的道路。"


瑪黎安決定留下來接受審判(在這個女性地位低落的國家,其實也算不上審判,就是處死罷了。),萊拉帶著孩子們和塔力格到巴基斯坦迎接新生活。

等到塔力班政權垮台,阿富汗又換上了新政府,萊拉決定回去看看,因為巴基斯坦對她而言,終究不像故鄉。

她順道去了瑪黎安小時後居住的地方,尋找嘉里爾。嘉里爾過逝已久,萊拉找到了以前很疼愛瑪黎安的拉比的兒子,發現嘉里爾留下一個盒子要給瑪黎安。

盒子裡除了一封信之外,還有一捲錄影帶─木偶奇遇記。

萊拉回到了故鄉,投身教育工作,發揮她的能力。



一個人的日子可以多悲慘呢?或者說一個人能夠忍受的悲慘日子是多悲慘呢?

有時候會想:「天阿,這真是生不如死!」但身在那樣的處境當中,人類的韌性又超乎想像。

這個故事很棒,我覺得比起《追風箏的孩子》,我更喜歡這本!





◎「現在就好好學會吧,我的女兒:男人問罪的手指找到的永遠都是女人,就像指南針的針永遠指向北方。永遠都是這樣。牢牢記住吧,瑪黎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sx1 的頭像
wsx1

One piece

wsx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