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蓮之歌

書名:《紫蓮之歌》

作者:周芬伶

出版社:九歌









作者曾經寫過高中的國文課文,題目是什麼我忘了(什麼小王子的),在說她弟弟。

這本散文集是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三少四壯」專欄集結。話說還沒看這本書前,我一直以為那個專欄叫「三四少壯」:P
內容分為四個部分:中文系女生、甜爛年代、韓流來襲、南方又南。

中文系女生”寫她大學時代從東語系轉戰中文系的過程,也寫賞識疼愛她的老師。


甜爛年代”提到了一個女醫師凱莉,作者的描寫令人會心一笑。

在〈凱莉醫師相親記〉中寫到:

凱莉的母親心想女兒那麼多神秘電話,是不是交了非醫生男友,於是跟蹤凱莉到醫院,注意她的行蹤,凱莉一向堅拒父母到醫院看她,莫非醫院裡藏著秘密情人?她跟在女兒身後不讓她發現,但見金枝玉葉般的獨生女,跳到病床上為病人作CPR(還好穿長褲,還好很粗勇有力),又為病人差喉管被嘔吐物噴了滿身都是(從小有潔癖的清潔寶貝),接著幫男病人差尿管,烏黑一團的性器一覽無遺(怪不得我那守身如玉的小么女對男人沒興趣),接著幫大不出來的婆婆挖大便(我那……),好不容易搞定了,已經晚上十點多,寶貝女兒在大庭廣眾苦著一張臉像饑民一樣,三兩口扒完那個冷便當,凱莉的母親看到這裡看不下去,一面擦淚一面離開醫院。

「奇怪,媽怎麼好久沒叫我去相親?」近來凱莉覺得母親變很多。

『妹妹呀!我看你也不要嫁了,又要當醫生,又要當媳婦,太辛苦了,再說我也捨不得呢!』

看到這段忍不住笑了,醫生的生活不就是這樣嗎?!醫院call個不停,作不完的procedure,很多不神秘沒有美感的事情,每天每天都活生生地上演著黑色喜劇。

比起連床都看不到的同學,覺得自己能睡1~2小時已經很幸福,或許,當醫生也是學著當阿Q吧。


韓流來襲”稍微增添了我對韓國的認識。在此之前,對韓國的認識幾乎是零吧,印象中只有很像台灣鄉土劇的韓劇,以及「什麼都是他們發明的」。


南方又南”寫台灣南部(作者成長的地方)以及東南亞(作者旅遊的地方)。作者寫到東南亞旅行昏倒的經歷,令我不禁聯想,是不是寫出好文章的作者都有著比別人纖細敏銳的心,因此特別容易感知花花世界的班斕,即使風平浪靜也能察覺其中小小異動,也特別容易受到影響,所以在艷麗的泰國昏倒了?!

有點像是小朋友腦部結構還沒發育完全,受到聲光刺激時容易引起腦部異常放電,所以皮卡丘放電的那一瞬間,日本電視機前的小朋友們集體發生sezuire。


其他有印象的片段如下~


〈我們的斷背山〉

……東方人感動的另一個部分,也許是西部牛仔,也許是性別滑向另一個性別的快感。

這種滑動的快感,是很微妙的,你明明是異性戀/非牛仔/東方人,在電影院的黑暗中不知不覺滑向同性戀/牛仔/西方人,這種錯亂是很微妙的,就好像劇中牛仔作完愛時說的第一句話是:「我不是同志!」對方馬上回答:「我也不是!」他們在滑動,觀眾也在滑動。

當我在書寫時逾越性別,那感覺是微妙的,也是亢奮的,那裡存在著一個新大陸,另一個異己,滑動令人狂舞、令人悲欣交集。讀者在讀時也感受到愉悅的快感,亦是令人狂舞,悲欣交集。真正同志的作品反而是陰鬱且封閉的系統,不滑動,不狂舞,因為不被了解,孤絕且死疾,在文化與社會的邊緣凝結,因為游離不再靠攏,這是《孽子》、《蒙馬特遺書》與《荒人手記》的差別,蔡明亮與李安的差別。
 
我看《孽子》的確沒有感受到滑動的快感,比較多的是不被了解產生的鬱悶,不知道同性戀朋友們有著怎樣的看法。

〈厭古與尚古〉

最近多看碑帖,手癢想練練字,老想著去買一張大桌子可寫字寫畫,遲遲未行動,因一旦動工,萬事皆廢,等閒一點吧,天天對著某大師的草書「文之神妙在於能飛也」鞠躬懺悔,學生每問:「為什麼上面寫『
父之神經在於能飛也』?」我駭然大笑,果然古今大不同。
 
看到這段我也大笑了XD  


〈姑婆民國史〉

繁華富貴如一場煙火,燦爛之後的黑暗更黑,四姑婆死後,丈公意志消沉,無心再辦什麼家族聚會,眾人也就風流雲散。只有二丈公,年已八十幾,在二姑婆死後,拄著柺杖,以移行的速度,每天不間斷走到我家,和祖父相對看半天。這些對姑婆痴心至死的丈公,我現在才恍然了悟。

看著祖父想起姑婆的容顏,丈公的癡情在此呈現了。

總覺得過去的人就是個相親結婚,對自己的終生伴侶沒有選擇權,頂多擁有著因為相處久了產生的親情而已。實際上還是有許多感人的片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sx1 的頭像
wsx1

One piece

wsx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