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十年:趁年輕去旅行
書名:《背包十年》

作者:小鵬

出版社:華品文創










(其實我的是簡字版,確切出版社要回去查查。)

關於自助旅行,我想每個背包客都很有心得。我們都是為了一些什麼,才選擇了有別於傳統的跟團旅行。

閱讀小鵬的文章,常常出現共鳴“沒錯沒錯,就是這樣!” 雖然我沒能走到靠旅行為生的境界,但對於旅行的很多看法和感動,不管是職業或業餘旅者都是相同的。

以節錄的片段來分享心得:

◎ 對巴黎的好感很小就已萌發,記得初中畢業時,
班裡流行寫同學錄,我在每本同學錄「你的夢想」—欄裡都寫下"我要去巴黎!"。由於馬上就要中考,班主任查抄了所有同學錄。我是班裡的學習委員,她把我單獨叫到辦公室,說:「知不知道快中考了?!去巴黎?!能耐大了?!去巴黎?!好啊,有本事現在就去啊?!明天叫你父親來一趟。」

可以分明感到空氣中由六個反問感嘆句發散出的一股酸臭氣在我的臉上液化,普通的孩子會被腐蝕,天生反骨的孩子會分泌出一層保護膜。本來寫那留言時我甚至不知道巴黎在哪兒,可年幼的我卻橫下一條心。我一定要去巴黎!一定要!

→ 小小的夢想,很容易被形式上較巨大的力量踐踏。但是產生的反彈,卻是很多夢想成真的主要動力。
                                 

◎ 對於自己的故事,我通常會在從A城到B城的交通工具上把在A城發生的故事寫出來。對於別人的故事,則需要旅行回來翻閱大量資料後才能寫出來,其實這也延伸了我的旅行。而且我發現自己非常享受這種查資料寫遊記再反覆修改的過程,我在每篇遊記中投入的熱情要遠遠大於寫任何一篇經濟學論文。有時為了查找一個典故的出處會耗費掉一下午時間。
但無論在車上寫還是回來寫,其實都是在事後去寫,我從來不會在旅行過程中掏出一個小本子記錄。旅行者的認真不在於記錄枯燥無聊的數字和年代,而在於相識相知的那份感動。


◎之前,我
認為旅行只是吃喝玩樂,之後,我認為旅行是一種融入當地人的常態過程

→ 我真的覺得這是最重要的部份,和當地人互動產生的情,是旅程結束後永不褪色的回憶。


◎ ≪醜小鴨≫寫的是安徒生的自傳,說的卻是一個簡單的道理--是金子早晚都會閃光的。所以,我們要相信,自己在某個領域是塊真金。這是我們戰勝生活磨難的底牌。


◎ 有人說,如果30歲後還讀格瓦拉,
那就是個無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我現在已過而立,枕邊放著的仍舊是一本≪切•格瓦拉≫。

→ 我想有一天,若是年過而立,我的枕邊和心中也會一直放著格瓦拉 =)

◎ 我一直是堅定的無神論者。可是隨著年歲漸長,我發現,
信仰並不是簡單的唯物或者唯心,神學和科學誰是誰非的大問題不是普通人應該考慮的,信仰只是個人內心的一種修習。十年背包生涯,讓我走過太多的廟宇、教堂、清真寺,對宗教的認識也從最初的不信到現在雖然還是不信,卻認為信比不信要好。因為宗教能解決一些困擾心靈的問題,讓人活得更加乾淨。
其實旅行對我來說已經成為一種信仰,我們都走在各自的朝聖路上。


◎ 在我的旅行中經常會被各種各樣的人無私地幫助,
最好的回報方式應該是把這種愛傳遞下去,去幫助更多人,因為愛是一種可以循環的能量。在旅行中發現愛,傳遞愛,這是否應該成為旅行者的信仰?


◎ 對未知的好奇向來是每個旅行者的通病,
非要看到常規路線外的風景。不過奇蹟與危險總是結伴而行,好在我們大多樂觀,願意相信自己每把手氣都還不錯。


◎ 對我來說,每次對未知城市的探索都像冒險一樣充滿刺激。
但沒有任何旅行者無所不知,也就無法避免旅行中的各種失誤和錯誤。如果是一個人旅行,當錯誤出現時,我想的是如何解決問題,甚至還會覺得興奮。可如果和同伴在一起,我就會覺得內疚,會盡可能事先想得周全一點兒,可這樣也就少了那種無知者無畏的自由。這應該是我喜歡一個人旅行的原因吧。

→ 恩,真的是這樣,和同伴一起或多或少會覺得內疚,因此,一個人的旅行對我來說才是真正的『渡假』。


◎ 其實關於旅行的夢想有許多條實現路徑,關鍵是找到適合你的那一條。

→ 不用跟著我走,也不用摹仿我的路徑,我們都只是生手,在碰撞之中尋找最適合自己的方式。我樂於分享,而你不一定要站到我的世界才能感受到我的快樂。


◎ 雖然路途艱辛,但跟這些為生活奔忙的人們相比,
我卻感到一種奢侈的羞愧。

→ 或許我們過得比起某些豪華旅遊團刻苦,但是面對認真辛苦生活的人們,還是會有種奢侈的羞愧。


◎ 記得當時我還看到一輛毫華旅遊巴士與我們這輛破車並肩馳騁。
那輛巴士上有遊客從高高在上的窗口俯瞰著我的一臉死相。雖然他的旅行十分舒適,有寬闊座位,空調制冷,導遊講解。我卻並不羨慕。獲取舒適必然同時付出代價,他們的代價有兩條,一是旅費昂貴,二是收獲廉價。旅行旅行,風土人情。他們看到的只是停車起步間的美麗風土,卻無法體會與當地人真實接觸的粗鄙人情。不羨慕他們的旅行,是因為不願意與旅行中的一半珍貴擦身而過。


◎ 無論妓女、縴夫、水手,他們的影子本來渺小得微不足道,他們的故事本來零碎得稱不上故事。『他們百年前或百年後的生活可能跟現在一模一樣。但他們仍舊忠誠地活著,擔負起自己那一份命運,不問所過的是如何貧賤艱難的日子,也從不逃避為求生而應有的一切努力。』≪湘行散記≫


◎ 鳳凰人知足於這樣的生活,日子過得自然比那些拉縴、趕船、賣唱的先祖們更安全也更有趣味。可一旦你適應了這種慢生活,喜歡上這裡的安全與趣味,便會有一種不自知的風險悄然生長。這風險只當你重返都市時才會發現--原來調節心理時差比調節海外歸來的生理時差艱難得多。


◎ 很多人一想到自助遊,就馬上聯想到吃苦。的確,我在旅行中也經常擠夜車,睡廉價旅店。但如果說自助遊就是吃苦,那顯然是以偏概全。自助旅行在我看來,應該是增加閱歷的個性化體驗。該吃苦的地方吃苦,該享受的時候也要充分享受。


◎ 人們都在討論我的畫並爭先恐後地說他們看懂了,好像看明白是多麼重要多麼彰顯身份的事一樣。其實我作畫時也不怎麼明白,只是對那一瞬間光線和色彩的熱愛。  by 莫內


◎ 其實我們對一座城市的印象並不在於她能提供多少讓人過目不忘的景
點,而只是一種非常個人化的體驗。天氣、心情、一場邂逅的音樂會,又或者是一兩個曾經幫助過我們的人,都能讓這座城市在記憶中變得不再普通。


◎(巴戎寺,吳哥,柬埔寨)寺內一共54座佛塔,每座塔分四面,每
面都刻著一張笑臉。......
可笑臉看多了,也容易審美疲勞,並心生疑問,這些笑容是不是有點兒虛偽?戰火屠城時,他們在笑;殺戮漫天時,他們仍然在笑。我把疑惑拋給米恩,他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然後說,其實這是一種關於人生的智慧。當苦難來臨時,難道我們不該用樂觀面對?你看,只要足夠樂觀與堅定,就像他們一樣,堅定了1000年,就總有一天能看到烏雲散盡。 

→ 其實我偷偷慶幸我們不用堅定1000年,畢竟人生沒有這麼長。『堅定』或許是我們唯一能做的事。

 
這是一本輕巧好讀的小書,推薦給大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sx1 的頭像
wsx1

One piece

wsx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