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打天堂的門--古巴》  

書名:《敲打天堂的門,古巴》

作者:陳美玲、芳子

出版社:大家出版社


關於“天堂”及“古巴”之間的聯結,或許不能畫上等號,如果我們想像中的天堂是豐衣足食,無憂無慮,甚至都是白人小天使。

但若著重在“敲打”,好像也不能解釋成古巴人民正在瘋狂的求救,等待天堂對他們敞開大門(等待世界警察對他們伸出援手?事實上把他們推落現境的正是“世界警察”吧。)

未曾真正抵達古巴,對這國家的想像完全來自片段的切.格瓦拉和卡斯楚。

實際地理位置是最近才弄清楚(一直幻想在南美洲),查了查才發現航班極少,欲前往有實際的難度。

本書兩位作者在古巴生活多年,有別於觀光客的走馬看花,以香港及中國兩處的生活經驗和古巴(及部分南美國家)做對照。

這個國家的物資並不富足,每個月每戶人家都有限定配額;這個國家把識字計劃推廣至其他地方,也免費提供醫學教育,前提是醫學生日後必定得回到自己的國家服務。

人民對現況有些不滿,也有些無奈;但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尋找快樂,也有屬於自己的驕傲。

我想,這其中很重要的包括:其實人類不需要“浪費”這麼多物質才能生活;快樂和物質不完全正比,精神生活相當重要。

另外,古巴的政治形態和我們習慣的民主社會(其實現在的台灣究竟民主與否很值得懷疑)不同;只是社會主義和言論自由是不是絕對相悖,也很值得思考。

 

◎ 理想引領著行動的方向,而現實又不斷磨練理想的稜角,革命就是不斷去挑戰不盡完美的現實。走,是一種方法。「你先是一個人,然後,才可以成為一個革命者。」切·格瓦拉這樣說過。

◎ 「書寫事實的歷史學家朋友
請問
我非常迫切地想知道:
應該怎樣說呢?
我應該尊重哪條國界?
應該做些什麼?
如果有人搶走吃的
然後更奪去生命
在哪裡才可以說出真相?
在哪裡才能知道?
他們是怎樣書寫吉隆灣人的歷史」

西奧維爾<吉隆灣>   Silvio Rodriguez (Playa Giron)

→ 怎麼這段歌詞套用到現今的台灣,毫不衝突......

◎ 「我一向保持自己一貫的寫作方向與作風,從一開始就是這樣。無論我的歌如何受到爭議性,現實比我的歌更嚴峻。」by 卡洛斯·瓦雷拉 (Carlos Varela)


◎ 美國從未放棄要古巴改朝換代,一直軟硬兼施要實現推翻老卡的夢,向古巴專政。在老布希總統的字典裡,只要是美國的朋友,就有「民主」。......
說到底,古巴的「獨裁」,是從實際改變社會經濟的遊戲規則開始,美國口中的民主不民主,獨裁不獨裁,根本不是問題的關鍵。

「民主」或「獨裁」,到頭來也許只是當權者一張既方便又堂皇的通行證而已。


◎ 政治的獨立與經濟的獨立,從來就是不能分割的雙胞胎。

→ 不要再幻想那些議題只是「經濟議題」了,和中國相關的議題,向來都是政治議題。

 

◎ 人們無法在自己的土地上存活,唯有遠走他鄉。在二十一世紀頭六年,有四百萬墨西哥人冒險越過邊界到美國找工作,數以千計的人因此賠上生命。美國通過法案,在與墨西哥邊界建起一堵一千公里的圍牆。標誌著冷戰意識形態的柏林圍牆在八九年倒下,另一堵標示自由市場意識形態失敗的圍牆,卻肆無忌憚豎起,見證新自由經濟下人們如何被弱化被排斥:錢可以自由流竄,(窮)人卻寸步難移。


◎ (查巴達)
「我們是武裝起來方才獲得傾聽,遮住面孔方始獲得注視,隱沒了名姓方能獲得命名的人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sx1 的頭像
wsx1

One piece

wsx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