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老虎》  

書名:《白老虎》 The White Tiger

作者:亞拉文.雅迪嘉 Aravind Adiga

譯者:李佳純

出版社:商周出版



虛擬的企業家寫信給溫家寶,藉由記述自己的人生,描述印度的社會現象。

多年前看的《項塔蘭》是以外國人的角度呈現印度的樣貌,而這本書則以其中“基本的一份子”立場來寫印度;

字句中的笑容,總覺得帶著一絲苦澀。

只是作者並非完全成長於印度(然而,完全成長於印度的人,有多少機會能用這樣的角度寫自己的國家?),

對於從沒抵達過、體驗過這個國家的我來說,很難判斷,這樣的觀察角度,是不是不那麼精準?



◎ 我們國家的人有個崇高而悠久的習俗,就是在開始說故事之前,先向天神禱告。

所以哪,閣下,我想我也應該從拍神的馬屁開始。

要拍哪個神的馬屁呢?選擇還真多。

您知道,穆斯林只有一個神。

基督徒有三個。

我們印度人有三千六百萬個神。

共有三千六百萬零四個神的屁股可供選擇。

有些人,我指的不是像您這樣的共產黨,而是所有政黨中有思想的人,認為真正存在的神不多。有些人則相信神統統不存在,我們身邊除了彼此,只有一大片黑暗。我不是哲學家也不是詩人,怎麼會知道真相?有一點倒是真的,這些神很像我們的政客,做的事很少,但一直能競選連任成功,年復一年穩坐在天堂的黃金寶座上。我可不是對祂們不敬,總理大人!您的黃金腦袋千萬別冒出褻瀆的想法。在我的國家,當雙面人才有出路:印度企業家既要正直也要詐欺,嘲諷的同時也要有信仰,既狡猾又真心。

→ 最後的這段,說不定在很多國家都是這樣。



◎ 雖然現在的我身處光明中,我卻是在黑暗裡出生長大。

我說的可不是一天之中的某段時間,總理先生!

我說的是印度某個地方,至少占全國三分之一,一個豐饒之地,到處是稻田、麥田和池塘,田間有蓮花和荷花,水牛涉水到池塘裡嚼蓮花和荷花。住在這地方的人稱此地為黑暗。您要瞭解,閣下,印度是由兩個國家合成的:光明的印度,和黑暗的印度。海洋給我的國家帶來光明,印度地圖上靠近海洋的地方都很富饒。但河流帶給印度黑暗,那條黑暗之河。

我說的是哪條黑暗之河?是哪條死亡之河,河岸充滿肥沃的黑色泥巴,緊咬住栽種在河裡的作物,悶死它、讓它無法生長、發育不良?

沒錯,我說的就是恆河,吠陀經的女兒,啓迪之河,我們所有人的保護者,誕生與重生鎖鏈的破除者。只要這條河在哪邊氾濫,那邊就成了黑暗區。

有個關於印度的事實:把首相說過的任何事情都倒過來想,就是那件事的真相。好,您聽說恆河稱為解放之河,每年有許多美國觀光客來這裡,在赫德瓦或班那拉斯拍攝赤裸聖人的照片,我們的首相肯定會這樣形容給您聽,並且鼓勵您下恆河去泡一泡。

千萬不要!家寶先生,我強烈建議您不要到恆河裡泡,除非您希望自己滿嘴都是排泄物、麥稈、人類體液、水牛的腐肉,和七種不同的酸性工業廢物。

→ 貧富差距極大的國家,或許都是兩個國家合成的吧。即使在台灣也是,掌握大部分權利和財富的光明的台灣,和社會邊緣喘息求溫飽的黑暗的台灣。



◎ 我不知道佛陀是否曾經步行經過拉斯滿加,有的人說有。我自己覺得祂是跑步經過這裡,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村外,一次都沒有回頭!

→ 用這樣的方式形容佛陀未曾眷顧他們,實在太傳神了!!!!



◎ 有錢人的身體就像高級的棉花枕頭,又白又軟,沒有任何記號。我們的身體不同,我父親的脊椎像條打結的繩索,村裡女人在井邊打水用的那種。脖子周圍的鎖骨輪廓分明,像條狗項圈;皮膚上的割傷、裂傷和傷疤像小小的鞭笞傷痕,從胸部沿著腰部一直到髖骨之下的臀部。窮人的人生故事都寫在身體上,用尖銳的筆刻劃而成。



◎ 我在父親去世後到了丹巴德。他病了一段時間,但是拉斯滿加沒有醫院,只有三塊預計要興建醫院的基石,分別由三個政治人物在三次選舉期間立下。

→ 覺得諷刺嗎?看著其中許多文字,想到的都是台灣。或許我們沒有三塊醫院基石,不過拿出選舉公報對照看看,或許有更驚人的發現。



◎ 總而言之,過去的印度有一千個種姓和宿命,現在的種姓只有兩種:大肚子的,跟小肚子的。

而且只有兩種宿命:吃,或是被吃。



◎ (四名穆斯林詩人)伊克巴爾寫過一首很了不起的詩,他在詩中想像自己是惡魔,上帝欺負他時,他挺身為自己的權利站出來。穆斯林的教義認為,惡魔曾經是上帝的跟班,直到他跟上帝吵架,從此自己出來自由接案,於是上帝與惡魔之間一直在鬥智。.........

上帝說:我有力量,我非常巨大。你再來當我的僕人吧!

惡魔說:哈!

當我躺在水晶吊燈下,經常會想起伊克巴爾筆下的惡魔,我會想到一個小黑個子穿著濕漉漉的卡其制服,正爬向黑色堡壘的入口。.......

藍天上,上地攤開手掌展現底下的平原,指給這個小個子看拉斯滿加、恆河在這裡的小支流,還有遠方的一切:有一百萬個同樣的村莊,有十億個同樣的人民。上帝問小個子:

「一切不是很美妙嗎?不是都很棒嗎?當我的僕人,你不是應該感激涕零?」

然後我看見穿著濕卡其制服的小黑個子開始發抖,彷彿他憤怒到發狂,而不是對上帝表達謝意,感謝祂把世界創造得這麼有特色,而不是別的樣子。

我看見穿卡其制服的小個子不斷對上帝吐口水.......。



◎ 為了跟您解釋卡車上的叫囂是怎麼回事,我必須先向您解釋一下民主制度。就我所知,中國人對這東西不太熟。



◎ 在這國家一萬年的歷史裡,出產過最偉大的東西就是雞籠。

到舊德里的迦密清真寺後面,看看市場裡的雞吧。幾百隻灰白色母雞和色彩鮮豔的公雞塞在鐵絲籠裡,擁擠得像肚裡的寄生蟲,互相啄來啄去,在彼此身上拉屎,爭奪一個喘息的空間。整個籠子有種可怕的臭味,長羽毛的肉體受驚的臭味。雞籠上方的木板桌坐了一個微笑的年經屠夫,展示著剛宰殺的雞肉和內臟,肉上還有一層油膩膩、暗紅色的血。雞籠裡的雞聞到上面的血,看著自己兄弟的內臟散在周圍,牠們知道自己就是下一個,但牠們不反抗,不打算逃出牢籠。

這個國家的人正面對一模一樣的待遇。

→ 不要懷疑,這些也都可以套用到我們身上。



◎ 偉大的印度雞籠!在中國也有類似的東西嗎?這我很懷疑,家寶先生。否則您就不需要共產黨來對人民開槍,秘密警察在晚上突襲民宅並把人關進牢裡,這些都是我聽說的。我們印度沒有獨裁,沒有秘密警察。

因為我們有雞籠。

人類歷史上,不曾有過如此少數的人對如此多數的人有那麼大的虧欠,家寶先生。這個國家的少數人把其他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人,同樣強壯、有才華、有智慧的人,訓練成永遠的奴僕。這束縛非常強烈,即使把解放的鑰匙放在一個人手裡,他還會咒罵你一句,把鑰匙丟回來。

您得親自來看過才會相信。每一天,幾百萬人在清晨醒來,站在骯髒擁擠的巴士裡,到主人的豪華屋子前下車,然後開始清地板,洗盤子,到花園除草,餵主人的小孩,幫主人按摩腳,就為了一點點微薄薪資。我絕對不會嫉妒美國或英國的有錢人,家寶先生,因為他們那邊沒有僕人。他們連什麼叫做好日子都想像不出來。



◎ 雞籠正在發揮作用。僕人必須阻止其他僕人變成發明家、實驗家或企業家。

是的,這正是可悲的事實,總理先生。


雞籠是從裡面監視的。



◎ 有錢人的夢想和窮人的夢想永遠不會重疊,可不是嗎?

您瞧,窮人一輩子夢想有足夠的東西吃,能看起來像有錢人。有錢人夢想什麼?


減肥,看起來像窮人。



◎ 印度革命?

不,大人,不會發生。這國家的人還在等別的地方過來的解放戰爭,來自叢林、山上、中國、巴基斯坦。絕對不會發生。每個人都必須創造自己的聖城。

印度青年們,革命之書就在你們的肚子深處。把它拉屎拉出來,好好研讀。

然而,他們全坐在彩色電視機前面,看槌球轉播和洗髮精廣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sx1 的頭像
wsx1

One piece

wsx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