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久夢二的世界》.jpeg

書名:《竹久夢二的世界》

作者:劉檸

出版社:INK印刻文學生活雜誌出版有限公司

 



旅途中非計劃性地參觀了夢二美術館,當時心中的驚喜真是難以言喻。和式、洋式,不管哪種畫風都嫻熟,且很親切;細小的圖樣反覆鋪成一片裝飾,若做成零錢包或書衣,想必廣受歡迎。怎麼有個距今約莫一百年前的畫家,其作品,置於今日仍不顯違和?(畫中屢屢出現的貓咪也是重大加分項目 :P)



回台後,在Dorm1828讀到本書。第一部分是夢二的生平簡介,第二部分是夢二的日記,第三部分是夢二作品收錄,最後則是他萬喜(夢二前妻)對於夢二的記憶。

生平簡介的部分,附有彥乃及葉的照片,這兩位夢二的摯愛皆是大美人來著(夢二好福氣),完全和夢二畫筆下的主人翁一個模樣。

◎ 寂寞的人,喜歡旅行,旅行時,喜歡速寫、拍照。夢二的時代,正是舶來的攝影術在日本方興未艾,照相機像留聲機一樣,成為那個時代雖然價格不菲,但卻不可或缺的點綴。大正四年(一九一五年),「柯達」袖珍型相機輸入日本,引發寫真熱。作為流行藝術家、大眾傳媒的寵兒,夢二很早就開始攝影,幾乎是走到哪拍到哪,一生留下了大量照片。......

繪畫的美女、寫真的美女與現實的美女,這三者的關係原本代表三種維度,但在夢二那裡卻幾乎全部重合、疊加到了一起

也說不清,究竟是夢二遇上了美人啟發了創作靈感,又或者夢二一生都追尋著自己心中理想的美人胚子,把選中的人繼續雕塑成更符合夢想中的形態。

雖是知名畫家,卻不屬於主流畫圈(所以畫作才顯得親切可愛?)雖然飽受關注,言行舉止並未符合“社會賢達”的表現,對家庭不俱責任感、善妒、男女關係複雜等等,以「藝術家」三字或許可以快速形象速寫吧。

夢二未滿五十歲便死於肺病,若能再活得長一些,留下更多經典作品之餘,會不會留下更多荒唐的記錄?



閱讀第二部分的夢二日記時,常和他的哀傷產生共鳴,雖然那些哀傷可能被視為“無病呻吟”之嘆。

總覺得有所感的自己,必定是某部分靈魂缺損了,才自以為接收到作家潦倒的、絕望的嘆息。

◎ (外歐日記)

不知拖誰的福,我一次都沒有換過鄉愁病,因為我原本就沒有家。我甚至也不想日本。即使沒我,日本也會變好。屠格涅夫曾言,日本好不了。

我雖想長壽,但無論何時死,都沒有留戀。




第三部的畫作收藏是本書很值得入手的原因,比起機票錢+門票費划算許多是吧~ 

當然從書籍觀賞畫作,和巨幅原作的視覺效果完全不同,不過,書本就是要讓我們在家裡舒舒服服沏上一壺茶、慢悠悠地欣賞,思念時還能隨時拿出來反覆品玩。

知道夢二後才發現在日本各地不難找到相關週邊商品,也的確遇過“自稱”為夢二展但展品內容(數量)遠不如本書所收藏(且展品非原作)。



最後是他萬喜對夢二的追憶,可以從中窺見,當時彷如大明星一般的夢二真實生活中的樣貌。

或許才氣和名氣正是他能如此過生活的原因(即使把錢花光了,仍可募得資金開畫展、出國遊歷),又或者是這般荒糜的性格,才讓他在柴米油鹽的反覆規則生活中碰撞出不絕的創作動能。



參觀美術館後才開始閱讀夢二相關記錄,有別於資料中常提到的一般人對他的認識來自「豐子愷」,或是“少女少男漫畫”始祖,能夠從畫作直接結緣,是幸運的。

從夢二的生平可以察覺“大正浪漫時期”究竟是什麼樣的氛圍,或許大部份人的生活都在基本溫飽間掙扎著,但仍懷抱著瑰麗的夢想,好像只要努力掂起腳尖總有一天能摘到星星。短短的大正浪漫,呈現明治維新起未停止的追尋進步的潮流,昭和的挫敗降臨前的生機蓬勃。



◎ 夢二所畫的年輕女性,無論哪一個,都長著惆悵的臉,眸子大而圓,眼睫細長,那種明顯的夢想型、腺病質的樣態,好像馬上就要折斷似的,有種難以名狀的易碎之美。

註5  腺病質:日文「腺病體質」,形容體弱多病,精神衰弱的狀態。



◎ (夢二)在給葉的信中如此寫道:「你真的是好孩子。但因命運的緣故,那些無須知道的,被過多知曉;而應該知道的,人們卻全然不知。」


◎(外歐日記)

美女身著無袖麻紗夏裝原不是為了衣服,而是為了呈露美麗的肉體。正如裁軍會議上所規定的毒氣、細菌的禁止條款,其目的根本不在禁止,而是旨在使用的協調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sx1 的頭像
wsx1

One piece

wsx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