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稅者的金庫》

書名:《逃稅者的金庫——揭穿避稅天堂秘辛 踢爆富豪權貴避稅內幕》

作者:埃爾韋.法爾恰尼(Hervé Falciani)、安杰羅.閔庫奇(Angelo Mincuzzi)

譯者:吳若楠

出版社:商周

 


本書的中文副標,徹底是數字週刊風格。

的確,法爾恰尼獲得的資訊,很有上數字週刊,甚至世界新聞頭條的潛能。(比巴拿馬文件更早)

但本書並不是想呈現「那些資訊可以爆哪些人的料」,而是從法爾恰尼的生長背景開始說起,接著說到他為何要這麼做,金融業者想要隱瞞想要保護的是什麼,為了完成這個目標法爾恰尼及其合作的團隊做了哪些準備、犧牲了什麼東西。

文字非常易懂,“商業秘密”在本書中都不再是難以理解的金融術語。流暢的閱讀過程,猛抬頭,只想問:「是誰不讓我們明白這手法如此簡單?」

一般人以為金融是如出太陽或下雨一樣的自然現象,一種不受人類控制必然產生的現象。事實上,有一群人想維持既得利益並持續保有凌駕於國家之上的權力,金融產業正被他們所操控。

不過,微妙的是,

◎ 人們心中似乎還留著只要能擠入「既有的框架」,就能享有安定,政治上的意見也能獲得反映的固有觀念。......

此固有觀念若還宰制社會,則那些被摒除在外的人就會憎恨擠進「既有的框架」的人。所以,凡是受某個「框架」保護的人,比如正職員工、公務員、低收入戶生活補助請領者(生活保護受給者),就很容易成為被仇視的對象。事實上,「格差」的矛頭正是指向這些階層。

相反的,沒有被含括在這些「框架」,而以「實力」獲得高收入的人,未必會被憎恨。即便所謂的「實力」是因為有優渥的家庭經濟,使得他們能接受比較高的教育、擁有較廣的人脈的結果。因此才會出現被怨懟的是低收入戶生活補助請領者,而非年收十億的富人之狀況。


小熊英二《如何改變社會》

人們對於鉅富比身邊“(看似)過很爽”的人還寬容,是否希望自己能有一天也可奇蹟似地加入鉅富行列?

嘴裡說著“哎呀,有錢人的世界我不明白”,是否因為這般的明白過於殘酷於是撇開頭?



◎ 2005年是世界上眾多避稅天堂生意興隆的一年。歐盟一項關於儲蓄利息收入的新法規,剛好在那幾個月裡生效。簡稱為ESD (European Savings Directive)的《歐盟儲蓄指令》,對歐盟公民在他國的存款利息以累進稅率課稅。最重要的事,它規範了各國之間資訊的交流。瑞士也響應了這項協定,但奇怪的是,課稅的對象只限於自然人而不包括公司。投資顧問也因此立刻為客戶找出一套量身定做的因應之道。


◎ 我不是傻子,也不是一個透視未來的狂人,我很清楚自己無法改變這個世界。但我確實相信自己可以觸發一種轉變,這種轉化的過程若是慢慢蔓延開來,假以時日應能帶來積極正面的影響。我想提供證據,向公共輿論和司法單位陳述金融體系的運作方式。


◎ 瑞士法官呈現出避稅天堂居民的典型態度,我對此再熟悉不過了,因為我生長於蒙地卡羅,那是一副扭曲的畫面,就像是站在一張鏡子前,只看見自己的倒影,而無法想像鏡子背面還存在著某些人,他們正為你的選擇承擔後果。


◎ 問題不在於分析這些複雜資料的難度,問題在於如何與那些蓄意阻饒真相浮現的勢力抗衡。法國政府無所不用其極,阻礙檢方展開任何正式的調查,想讓調查在初步階段擱淺,然後無疾而終。他們以這種方式阻止一切,掩蓋則是最有效的阻饒。如果有人在尋找真相、在調查,就把他調職到某個部門的辦公室去,不讓他繼續工作。因此,不論在何處,特別是在公家機關,願意承擔風險的人都少之又少。


◎ 一般人以為金融是如出太陽或下雨一樣的自然現象,一種不受人類控制必然產生的現象。事實上,有一群人想維持既得利益並持續保有凌駕於國家之上的權力,金融產業正被他們所操控。理論上,國家應是唯一能夠監督金融產業的一方。警察上街巡邏,國家行使正義,這些都是天經地義的事,但令人不解的是,唯獨金融業不受到任何監督。放任一個重要且強大的體系絕非偶然,這是一種處心積慮、精心計算的結果。資金並無自主性,而是由某些活生生的人-企業家、金融家、跨國公司經理等-在幕後操控著資金,這些人動用權力對政治人物進行關說與賄賂,而後者常有制定法律的權力。


◎ 法國公民在匯豐銀行日內瓦支部開立的六千多個帳戶當中,只有六個曾向稅務部門申報,平均千分之一的比例。客戶會選擇在這家銀行放款絕非偶然。他們晉身另一個世界,決定要遵循另一套遊戲規則,這一套規則跟一般老百姓的那一套全然不同。


◎ 英屬維京群島、瑞士和盧森堡等國的政治體系便是因應這種保密制度而形成。


◎ 在歐洲,在社會輿論的壓力下,政治人物們說:我們來制定一項法律吧,但那必須是條不完整的法律......他們這麼做,拯救了哪些人?他們拯救的不是普通公民,因為普通公民沒有能力建立空殼公司,再將金融產品登記在公司名下。他們拯救的是那些有能力並有意願規避法律的人,這些人有關係可靠,那些關係確保他們不會遭遇任何風險。


◎ 逍遙法外的機會很多。每位客戶都會獲得一組與他的檔案夾對應的辨識代碼。檔案記載著客戶所擁有的不同帳號,以及其他使用中的相關子帳戶。假使法官手裡只握有客戶的辨識代碼,並要求日內瓦分行提供某些資訊,將得到此種答覆:該戶名並不存在,之所以如此,僅僅是因為那組辨識代碼是註冊在該機構的盧森堡分行。最後,唯一知道那些空殼公司與帳戶的受益人究竟是誰的,只有銀行。銀行保密的重要性由此可見。


◎ 稅金恐懼症讓富人紛紛求助於瑞士所提供的金融服務。客戶很容易接受市場起伏或投資不當所導致的虧損,卻無法接受得拿自己資產的一部份來繳稅。因為這個緣故,瑞士和其他避稅天堂裡的銀行看管著數兆的資金。沒有人知道這些資金確切的存放地點。


◎ 所謂的「吹哨人」——即舉報人——絲毫沒有任何保障。而政界每次提及與打擊避稅天堂的話題時,都只將焦點放在國際條約上,從未提到那些能提供關鍵資訊的人。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守護關於資金的秘密。......

我之所以分享我的經驗,是為了防止其他證人不得不承受我已經吞下的苦果。......

為了打倒掌權者,保護吹哨人的計畫必須使用掌權者的武器。我們決定匯集各類專家、機構、新聞記者等眾人的專長,創造一個資訊平台,平台公開任何有力公益的資訊,這將是一種跨組織體系。要實現這個計畫,必須要有三種主要工具:一個電腦記憶體、法律方面的保障,以及一個能保障安全性的制度。



◎ 要是我們不能將權力直接還諸於民,我們便得找到一種分散權力的方法。如果我們無法先奪得權力再分散它,那我們最好打從一開始就分散權力。「憤怒者運動」、「西班牙X黨」及「我們可以黨」(Podemos) 一類的運動,反映著我對於群體生活的看法。一直以來我都堅信,假使我們追群的是一個好的目標,事情的發展只會愈來愈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sx1 的頭像
wsx1

One piece

wsx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