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

書名:《怒》

作者:吉田修一

譯者:陳嫻若

出版社:聯經

 


初次閱讀吉田修一的作品是《橫道世之介》,當時想起朝井遼的《聽說桐島退社了》。

在《聽說桐島退社了》中,主角桐島至始自終都未出現,僅靠著朋友們對桐島的描述拼湊出他的模樣。

而《橫道世之介》中,主人公世之介雖然打從一開始就登場,卻是個我們很習慣來往於身邊但不會特別關注的存在。從大學開始說起的故事穿插著未來朋友對世之介的想念,這些想念使得他鮮明了起來,成為刻印在腦海中的主角。

《橫道世之介》令我很驚嘆吉田修一描寫人物的能力,輕輕巧巧地,將一張僅有淡鉛筆跡的圖慢慢添了顏色,當讀者留神時,畫中主角已絢麗地跳躍著。

自己腦海中,產生關聯性的兩位作家,

讀完《怒》時,忽然(「忽然」這說法好怪,明明就一直附在書裡頭XD)冒出朝井遼寫的短文。根本是個大彩蛋來著!!!!


回到這個故事,先看了電影才閱讀原著。(以下或許有雷)

雖然劇情主打在 妻夫木聰和綾野剛的床戲 三個長相相近的人究竟誰才是兇手,著墨最多的部分其實是這三人及環繞著他們的人際關係,十分親密又十分脆弱。

劇中人糾結的情緒,透過眼神話語傳至螢幕這端,觀眾可能也不斷自問,是用怎樣的心情打理周邊的期待和重視。


個人最驚訝的是“沖繩美軍基地”問題。

在我的概念中,該問題的“立場尷尬程度”類似臺灣的蘭嶼核廢料。

在美軍結束佔領、離開日本之後,大部分日本人揮別戰爭的餘燼,迎向經濟起飛隨之泡沫化。但在沖繩,「佔領」不曾結束;美軍基地帶來的治安問題、噪音問題、海域污染問題,還困擾著當地人。

難道只因為沖繩(琉球王國)過往不屬於「大日本」、只因為有段距離,於是苦痛可以被無視?

蘭嶼的核廢料,是台灣本島“享受”用電便利、經濟發展之餘,將污染及傷害包裝成“中央的善意”(以前的魚罐頭工廠、工作機會,今日的電價減免),運至有點距離的周邊小島。

明明沒有經歷過白色恐怖卻有著心中的小警總,卻難以想像這樣的問題被記入暢銷小說且呈現在大螢幕。

小說中「甚至」提到藏人的自焚明志,人類無論如何用力地表達自己的憤怒,選擇的方式是否能夠忠實呈現,而接收者是否能完全明白,沒有人知道。


三個人抵達新環境接著發展的故事,都是很平常、沒有太多不可思議的故事。

周邊的人們彼此懷抱的情緒,也都是很平常、沒有太多不可思議的糾結。

把這些小小問題挑出來,逼著每個觀覽者審視自己,明明只是去看床戲,卻落得要寫三題申論題的下場


今晚找到了多年前入手的《惡人》,下回日本中古書巡禮又有目標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sx1 的頭像
wsx1

One piece

wsx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shua
  • 感謝分享,so nice,歡迎抽空到小弟格子逛逛踏青喔......ヽ(✿゚▽゚)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