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人》.jpg

書名:《惡人》

作者:吉田修一

譯者:王華懋

出版社:麥田

 


看過《怒》之後,接續著《惡人》,電影主演為妻夫木聰,不知是否導演特別偏愛他,就像是枝裕和喜愛阿部寬一般(笑)

不過我想像中的光代比較接近近藤春菜的形象,深津繪里外表不像兩性關係如此苦手的女性呀(不過這也是我個人的刻板印象,慚愧)


近藤春菜

過了一段時日(或許超過半年)已經無法寫下故事細節。

故事中的小人物,在人際關係上為了被認可、被仰望,於是選擇了危險失控的路途,

除了自己以外,信賴任何人都是一場冒險。要與外界建立起聯繫,這樣的冒險是無法避免的。

冒險中,或許能獲得榮耀的勳章,但也可能失足落水,留下慘痛的記憶,或者不復擁有記憶(及生命)。

佳乃為了使同期同事羨慕,只好以更多謊言包裝自己與增尾的關係;

人生勝利組的增尾,雖然一度落入逃亡的窘境,這歷程卻成了他用以說嘴的題材,對於自己過往所為絲毫不覺慚愧。

似乎畏縮到了極致於是兇殘的祐一,用自己的方法,救贖了棄他而去的母親以及心意相通的光代。

吉田修一的《怒》鬆動了人際關係的信賴鏈結,《惡人》則問了,我們能夠斷言真實的惡嗎?


(2017.04.06 增)

關於惡人的形象,總是想起伊坂幸太郎《SOS之猿》所說的,

據說、據說、據說,排山倒海而來的「據說」。
每當發生凶殺案,新聞媒體就會前仆後繼地挖掘原因,巴不得把兇手的生平事蹟、人際關係、興趣癖好及行兇前的各種奇行異狀全攤在陽光下才肯罷休。
窮追不捨的程度,只能以病態形容。
然而,追究行兇動機及理由對已發生的案件毫無助益。新聞媒體常將「剖析兇手心中的黑暗面」掛在嘴邊,實在可笑。所謂的「黑暗面」,純粹是一種比喻,「剖析黑暗面」的背後,不過是如同想潛入陰暗鐘乳洞穴一探究竟般的好奇心。
五十嵐看著電視,不禁心想:「世人拚命追究兇手的動機,或許只是為了求得心安。」
不可否認,找出原因有助於防止再犯,但五十嵐明白,一般人想知道犯罪動機的理由沒這麼偉大。
「幸好我們家的管教沒那麼嚴」、「幸好我從不讓兒子看恐怖片」,找出兇手的特殊背景,確認自己與當事者之間的差異性,是世人唯一的目的。說穿了,僅僅是想獲得安全感。
兇手的背景越罕見越好。畢竟越罕見,自己符合條件的機率就越低。

「兇手犯下喪盡天良的罪刑,全是家裡飼養『巴普亞深山鍬形蟲』的緣故。這種昆蟲的觸角,會誘發人類的暴力欲望。」像這樣的調查結果是最完美的。看過調查結果的人都會鬆口氣,因為只要別去養那種蟲就行。

彷彿一切不如意之事全源於單一點,找到唯一解後即可破除結界。



◎ 幕之內便當:一種日式便當,由撒芝麻的飯糰以及沒有湯汁的配菜組成。起源於看戲時攜帶的飯盒,在各幕之間的空檔食用,故稱「幕之內」。

◎ 我忍不住心想:一人從世上消失,並不是金字塔頂端的石頭不見,而是底下的無數顆石頭少了一塊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sx1 的頭像
wsx1

One piece

wsx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